<form id="9pjvj"><nobr id="9pjvj"><nobr id="9pjvj"></nobr></nobr></form>

              <form id="9pjvj"><form id="9pjvj"><nobr id="9pjvj"></nobr></form></form><address id="9pjvj"></address>
              工業4.0帶動制造業升級 中國彎道超車機會與挑戰并存
              來源: 互聯網   發布時間: 2015-04-13 09:13   1984 次瀏覽   大小:  16px  14px  12px
              工業4.0帶動制造業升級 中國彎道超車機會與挑戰并存

                5月XX日,由中國上市公司XXX研究中心和XX大學中國XXX研究中心、XX網、《XX時報》、《XXXX報》聯合主辦的“第三屆中國上XXXXXX論壇”在XX召開。論壇揭曉了由國內權威的上市公司XXX研究機構——中國上市公司市值管理研究中心和《XX觀察報》聯合發布的“2009年度中國上市公司XX管理百佳榜”,XX科技榜上有名,這是該公司首次獲此殊榮。此項殊榮的獲得,標志著該公司價值創造能力、價值實現能力及其內在投資價值得到了市場和投資者的了解和認同?! V州蘿崗,華南地區新興的現代制造產業基地,也是中國制造業的一處縮影。
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早晨8點半,明珞裝備的創始人、董事長姚維兵就開始接待第一批到訪的投資人,他的公司是高端智能裝備供應商,乘著中國制造業轉型升級的東風,已經走到上市前的C輪融資。
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“今年我們要做一個‘模擬工廠’,另外還在談‘智能倉儲’的搭建,還會再拉一條自動化流水線,讓原本300個小時的裝機時間縮短為30個小時”,姚維兵講的這個故事與“工業4.0”有關,投資人聽了興趣盎然。
               工業4.0之風最早是從德國吹來的。
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中國產業界刮起的工業4.0之風,最早是從德國吹來的。2011年的德國漢諾威工業博覽會上,工業4.0概念被正式提出,也被稱為“第四次工業革命”。
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“第三次工業革命(即工業3.0)的特征是自動化,工業4.0實際上就是自動化與互聯網上的大數據的結合,變成全新的智能化制造的系統”,蔡洪平告訴網易財經。這位被冠以“首富園丁”、“中國民企海外上市之父”的投資銀行家,因擔任德意志銀行投資銀行部主席近十年,最早接觸到德國的工業4.0概念,并將其引入國內。
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德國制造業巨擘博世集團也給網易財經描繪了工業4.0時代的景象:“意味著將建成一個基于工業價值鏈的網絡,機器設備、倉儲系統以及制造設施被置于同一平臺,共同形成信息物理系統(cyber-physicalsystem)。在生產環境中,該信息物理系統中的設施共同作用,完成交換信息、觸發流程以及自動控制等功能。最終實現整個價值鏈上,從供應商到客戶的人、機、物全部聯結起來”。
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業界普遍認為,以智能化為特征的工業4.0時代,將會在最大限度提高生產效率的同時,最大限度降低生產成本,從而實現人類工業史上第四次飛躍。
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德國將工業4.0上升到國家戰略,聯邦政府投入2億歐元將其全面部署展開。而到企業層面,博世集團則主動成為工業4.0戰略的踐行者之一,其董事會主席沃爾克馬爾?鄧納爾在3月份的中國發展高層論壇上介紹,博世集團已在全球超過250家工廠推廣實驗工業4.0。
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具體操作的路線圖是“第一階段將設備、物料、人員互聯,實時監控,集成工廠生產、物料、辦公等系統;第二階段對基于對象的數據,如測試、物流、倉庫等數據實現統一的虛擬化管理;第三階段對海量生產數據挖掘、處理和分析,不斷改造、優化生產,提高生產力和資源利用率”,博世軟件創新中國區市場銷售總監王建國將告訴網易財經。
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工業4.0也打開了人類未來生活的想象空間,“比如說你補一顆牙齒,只需對著牙床拍個片子,自動三維掃描上傳,醫生通過網絡實時讀取數據,機器3D打印,不用多久物聯網就會把一顆一模一樣的牙齒送到你家里來了”,蔡洪平給網易財經描繪道。但是銀幣的另一面,是那些被擋在工業4.0門外的制造業將毫無競爭力,更嚴重的說法是,將遭遇一場毀滅性的災難。
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不僅德國,目前穩居世界工業第一梯隊的美、日、法等發達國家,都在打起十二分精神,舉著“再工業化”、“再興戰略”等類似大旗,趕在通往工業4.0的道路上,繼續保持產業優勢,避免被洗牌出局是它們的訴求。
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而對于一直以來盤踞在全球制造產業鏈的中低端,過度依靠成本優勢、大而不強的中國制造業來說,意味著更嚴峻的挑戰。
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“中國制造業目前已經非常的困難,成本已經跟美國差不多了,如果美國推動工業4.0,成本再下降40%,我們哪還有競爭機會!以德國跟英國為例,他們的成本目前比我們高10%—20%左右,只要推動工業4.0,他們的成本將比我們中國低很多,那我們中國還有希望嗎!因此只要工業4.0在全球鋪開,中國制造業將全線崩潰、解體,我們不但沒有成本優勢,反而有成本的劣勢”,經濟學家郎咸平在其作品《郎咸平說:蕭條下的希望》中如此闡述。
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“這是人類真正的最大的革命浪潮即將到來,誰都無法避免”,蔡洪平說,“抓不住我們會完蛋”。
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各方搶奪工業4.0入場券中國優勢在市場廣闊
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機會面前,已經具備工業3.0基礎的制造強國們,可以用先進技術強勢插足世界工業4.0的大格局,可是尚需惡補3.0甚至2.0的中國制造業,該如何拿到入場券?
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至少中央政府從戰略層面已開始關注。工業和信息化部副部長蘇波3月底在國新辦舉行的新聞發布會上表示,最近馬凱副總理到訪德國,就中德兩國政府在加強“工業4.0”領域合作方面達成建立合作機制、聯合開展基礎性、前瞻性研究等六大共識。
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中國需要德國的技術,德國需要中國的市場。
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“中國需要德國的技術,德國需要中國的市場,這是雙方圍繞工業4.0合作的基礎”,蔡洪平指出,他認為弱技術的中國可以強市場的姿態出現在世界工業4.0的版圖上。
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以被譽為制造業皇冠上的明珠——機器人為例,數據顯示號稱機器人領域“四大家族”的瑞士ABB、日本發那科、日本安川電機、德國庫卡,占據了中國機器人產業70%以上的市場份額,而廣州數控、新松等中國的四大機器人廠商,僅占據本土5%的市場份額,并且核心部件減速器幾乎依賴進口。
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然而,中國在2014年已經成為全球最大的工業機器人,消費國國際機器人聯合會于3月宣布這一消息,并預計2015年,中國機器人市場需求量將達到35000臺,占全球總量的20%,居全球之首。未來十年,中國機器人市場還將至少保持30%以上的高速增長。
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一個值得注意的變化是,近幾年來,隨著中國勞動力、環境、資源等成本水漲船高,不少在華投資的低端制造業外企遷往價格洼地的東南亞,但是主打高端裝備的國際巨頭們則在華加大投資力度。
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2013年9月,西門子成都數字化工廠正式投產,這是繼德國安貝格、美國鳳凰城以后的第三個全球工業自動化產品研發中心。2011年至2013年,博世集團在華投資總額超百億元,并已在江蘇設立工業4.0實驗基地。
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與此同時,走進德國的中資企業數量也在攀升,德國萊茵TUV大中華區副總裁汪如順告訴網易財經:“截至去年年底,僅德國西部的一個北威州,中國企業數量已達到800多家,其中包括華為、三一重工等等”。
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在姚維兵看來,坐擁世界第一大市場的中國,在世界工業4.0版圖上不可或缺,“它們(制造業巨頭)都來中國找‘飯碗’、求發展,怎么可能不帶中國玩(工業4.0)呢?”
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但是更為關鍵的是,中國如何借助強市場的優勢扭轉弱技術的局面?
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低端產品現價格戰工業應用市場難打開
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目前,“中國制造2025”的計劃已經獲得國務院常務會議通過,預計將于近期對外宣布。值得一提是,這個計劃雖被稱為“中國版工業4.0”,“但是中國制造2025還需處理好2.0普及、3.0補課的問題”,工信部部長苗圩在3月6日的新聞發布會上坦言。
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既需要補窟窿,又需要拔高的中國制造業,能追趕上工業4.0的腳步嗎?蔡洪平的答案是:“這恰恰是這個時代給中國、中華民族最難得的一次機會”,去實現“彎道超車”。
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中國工業4.0打開局面的金鑰匙或許是并購。
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他認為,中國可以用信息技術的優勢拉動工業,“我們的云計算、大數據等互聯網技術,反過來拉動工業往上爬,中間形成一個合圍,跨越2.0、3.0的差距,特別是有些精密的數控機床,我們模具做不了,可以直接以3D打印實現”。
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除此以外,專注于跨境并購的投資銀行家王世渝更是認為,中國不僅可以“比別人更快完成工業現代化”,還可能“遠遠超出德國的工業4.0”,打開這一局面的金鑰匙就是“并購”。
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王世渝告訴網易財經:“中國已經是世界經濟引擎,不應該像過去一樣招商引資,而應該走出去,通過全球并購,中國整合,比別人更快完成工業現代化,歷史上美國通過五次并購浪潮鞏固了強國地位,中國可以掀起第六次并購浪潮,做到這些,會遠遠超過德國的工業4.0”。
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值得一提的是,中國掀起并購浪潮是建立在以下兩個基礎之上,第一,2014年,中國成為資本凈輸出國,標志著改革開放30余年的中國從經濟大國向經濟強國轉型;第二,發達國家經濟陷入全面衰退,投資、增長乏力,資產價值大幅貶值,中國有低價買到這些資產以及儲備的機會。
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站在產業一線的姚維兵也推崇以并購的方式去填補技術的空白,去年10月,他赴德參加了中德經濟技術合作論壇,他了解到德國制造業大部分是中小企業,以家族企業居多,產品非常精致但是容易依賴單一的產品或者單一的客戶,導致運營風險集中,“它們都很脆弱,愿意賣,(價格)也很便宜”。
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然而,一個巴掌拍不響。蔡洪平在擔任德意志銀行投資銀行部主席期間,曾經組織300多位中國企業主赴德,希望促進中方企業并購一些有先進技術的中小德企,最后無一成功。原因是“除了文化、理念、公司管理架構等隔閡,有一條是比較難聽的——對中國人不信任,比如知識產權這塊,好東西拿過來,萬一保護不了怎么辦?德國人賣企業和嫁女兒一樣,你能珍惜它的產品、它的員工嗎”,蔡洪平反問道。
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近年來專注于跨境并購的投資銀行家王世渝,深知中國企業跨境并購的艱難。日前,美國強生公司旗下全球領先的心臟和血管醫療設備制造商CORDIS被美國康德樂宣布斥資19.44億元收購。王世渝痛心疾首地在微信朋友圈說:“2014年最大的遺憾,絕不是因為我們錯失了一次賺錢的機會,而是一個最需要被中國人并購的機會,卻因為中國企業在價值判斷、不熟悉跨境并購方法等因素被弄丟了,很心疼!”
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來自清科集團最新的數據顯示,自2011年至2014年,跨境并購案例數量始終徘徊在200例以下范圍,這與呈100%增速上漲的國內并購相比顯得尤為冷清;在交易金額上,2014年跨境并購的金額是371億美元,甚至比2013年的515億美元還降低了近30%,呈現出較大反差的是,國內的并購交易金額高達813億美元。
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跨境并購的失敗率高達70%,除了并購能力和整合能力以外,王世渝認為收購主體存在問題,“我們都是用企業去并購,而企業去并購是有很大的問題的,中國的企業無非是國企或者民企,如果用國企去收購,對方是私有化的,存在體制沖突;如果用民企去收購,它發展時間短、規模小,比標的企業還落后也是不行的,都不容易被接受”。
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為了解決這個問題,他提出“資本在前,產業在后”的觀點,以資本為主體進行并購,“因為資本沒有先進、落后之分,容易被(標的公司)接受,控股之后可以再回來與中國的同行企業進行整合,完成國內產業的升級?!?br />   
                蔡洪平也贊同,資本力量能夠為中國制造業開辟一條通往工業4.0的捷徑,“先用資本架起一座橋梁,收購以后不用著急‘拿回來’,而是在幫助對方發展的同時,用開放和誠懇的心態去學習它們的先進技術”。
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資本市場過度炒作工業4.0企業主動升級動力不足
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中國打造自己的工業4.0夢想將面臨哪些阻礙?其實這個問題的答案更應該從自身工業生產體系的弱點去尋找。
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技術鴻溝是無法回避的問題,“別人的傳感器響應時間是0.03毫秒,我們國產的可能就0.03秒,差一千個數量級,比如沖孔,國內的沖壓設備可能沖幾千次那個頭就壞了,但是德國的可以沖十萬次”,姚維兵說,傳感器是工業4.0實現人、機、物相連的關鍵技術之一,國內基礎產業技術薄弱。
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想做好制造業必須“必須耐得住寂寞”。
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在制造業的產業鏈上,國內元器件的質量一直以來飽受詬病,姚維兵就表示自己幾乎不買,“原來做一個項目,為了省3萬塊買了國產的軸承,3個月就壞掉了,最后我花了200萬去搞定,所以再不敢去用了”。
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吃過虧的姚維兵把原料采購投向國外市場,明珞裝備的德國、意大利等子公司相繼建立,除了銷售和并購以外,另一個重要的使命就是采購國外元器件材料。
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雖然姚維兵透露明珞裝備正在與西門子合作搭建“智能倉儲”、“模擬工廠”等,希望通過一些工業4.0的布局,“在3年內把8個月的交貨周期壓縮到4.5到5個月”,但他也坦言企業向工業4.0轉型存在這巨大的壓力,尤其是投入成本上“不現實”。
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“企業也想改造,可是制造業利潤薄怎么做?建設生產線都是重資產投資,成本大,另外工業4.0的變化太快了,我的生產線建完了不一定能趕上你的變化,原來的設備可能就得浪費,投入幾十個億,不知道什么時候收得回來”,姚維兵認為,政府投入實體企業或者減輕稅賦才能增加企業升級改造的動力。
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這也是為何“現在說(自己)是工業4.0的(企業),90%是假的”,目前真正實現工業4.0的技術僅是在智能制造和定制這一小塊領域,姚維兵透露。
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長期關注工業4.0概念股的吳文哲也告訴網易財經:“目前中國沒有真正實現工業4.0的企業,頂多只有4.0的影子,”他目前擔任上投摩根卓越制造基金經理。
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但這絲毫不影響工業4.0概念在資本市場上掀起浪潮,網易財經了解到,上投摩根、博時基金、南方基金等多家基金公司已經在布局工業4.0主題基金。
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“我認為有很多的泡沫存在,市盈率高一點可以,但是這是工業,怎么可能70、80倍甚至100倍的市盈率呢?而且我們還沒做呢,八字還沒一撇,就炒到那么高”,蔡洪平覺得資本市場炒作過頭了。
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對此,吳文哲表示:“盡管牛市容易產生泡沫,但中國制造2025的時間跨度是10年,那些通過工業4.0技術改造的傳統企業,生產力水平會提升,估值會重新調整,甚至可能出現工業4.0的典范”。
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不管怎樣,在工業4.0的引導下,全新的商業模式將出現,部分取代舊模式,也將給正在轉型中的中國經濟社會帶來挑戰,比如對勞動力市場的影響。
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“工業4.0將改變制造業領域從業人員的資質要求。一方面,對于擁有工程背景與IT技能的人才需求將會上升;另一方面,對于重復性勞動以及低水平的工作人員需求則會降低。從某種程度上講,工業4.0的發展為資歷淺、低水平的從業者帶來了更大的就業壓力,迫使他們轉向其他領域,例如服務業,尋求新的就業機會”,博世集團董事會主席沃爾克馬爾?鄧納爾指出。
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蔡洪平又指出中國制造業萌發新的生機,關鍵是首先要克服快速增長的經濟帶來的浮躁心態,“我們和別人的增長觀不一樣,人家增長10%就行,我們都浮躁慣了,沒有30%的增長哪叫增長?這樣就算別人把上前千道工序告訴咱們,我們太著急不按照標準來執行,也是做不出來好東西的”。
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談到如何做好制造業的問題,,姚維兵苦笑著說“必須耐得住寂寞”,那是一種追求品質的內在的驅動力。正如蔡洪平崇尚的德國工匠精神,他經常佩服那些在阿爾卑斯山脈里的中小企業,家族幾代人一輩子,靜靜地做著一個小零部件,一做就是兩百年。